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虛假訴訟問題與對策

網站首頁 >企業動態

企業動態

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虛假訴訟問題與對策

更新時間: 2019/10/18 11:32:33

一、問題的提出 
  
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作為保險公司的產品創新,在很大程度上緩解了訴訟當事人在申請財產保全過程中提交**的資金壓力,也減輕了人民法院審查**可靠性的壓力。相較于傳統的**提供方式,訴訟財產保全責任保險具有購買便捷、程序簡單、手續簡潔的優勢[1]。從財產保全申請人和保全責任承擔人是否同一的角度來比較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和傳統的財產保全**方式,我們可以發現,在傳統的財產保全**方式下,財產保全申請人和保全責任承擔人具有同一性。 
  
在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模式下,財產保全申請人和保全責任承擔人則相互分離。財產保全的傳統**方式包括申請人的個人財產**、保險公司的保函**、銀行的保函**和第三方**公司的保證**。申請人以其個人財產為財產保全提供**的情況下,一旦發生保全錯誤,申請人必然是以其個人財產( 現金、房產、土地使用權、車輛等) 承擔錯誤保全賠償責任。在這種情況下,財產保全申請人和保全責任承擔人是同一的。銀行保函**實質上與申請人以其個人財產提供**并無二致,因為銀行為財產保全申請人出具保函的前提是申請人在銀行有等于或高于保函金額的銀行存款或授信額度,因此,在銀行保函方式下,即便發生保全錯誤,銀行也是以保全申請人的銀行存款來承擔**責任,保全申請人和保全責任承擔人也是同一的。而保險公司通常只在其需要承**險責任的情況下才會為財產保全申請人出具保函**。例如,在海上貨物運輸合同貨損糾紛案件中,提單持有人在目的港與承運人開艙驗貨時發現貨物受損,那么,提單持有人的保險人在確定其需要對貨損承擔賠償責任并需要向承運人追償的情況下,保險人會為提單持有人發動的訴前海事請求保全行為出具保函,這實質上是為保險人自己提供**。因為保險人明知其將代位提單持有人向承運人追償。這種情況下,保全申請人和保全責任承擔人在最終意義上也是同一的。在第三方**公司提供保證**的情況下,第三方**公司同意為保全申請人提供**的前提是保全申請人應當在第三方**公司向人民法院出具保函之前向第三方**公司提供充分的反**。在這種情況下,即便發生保全錯誤,保全責任的最終承擔人也是保全申請人而非第三方**公司。 
  
在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模式下,保全申請人在投保時并不需要向保險公司提供等額的財產**,而僅需按照保險公司確定的費率繳納保險費即可獲得保險公司的保單和保險公司向人民法院出具的保函。中國人壽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關于該險種的內部培訓材料就明確強調其作用就是補救當事人沒有等額**的情況。[2]加之各大保險公司將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定性為我國保險法第 65 條規定的責任險,這意味著一旦發生保全錯誤,保險公司將成為最終的責任承擔者,而財產保全申請人則因保險公司無法向其追償,避免了保全錯誤責任的承擔。 
  
基于上述結構分析,不難發現,在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模式下,出現了財產保全的行為者和責任者相分離的二分結構。這就是使得訴訟當事人有了隨意申請財產保全的沖動,利用財產保全提起惡意訴訟阻礙保全被申請人的正常生產經營,甚或與保全被申請人相互串通,通過虛假訴訟進行利益輸送。 
  
二、原因分析 
  
在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模式下之所以會出現惡意訴訟、虛假訴訟問題,除了保險公司將該險種定性為責任險外,還與法院的立案審查或立案登記制度緊密相關。 
  
根據我國民事訴訟法第 119 條和第 124 條的規定,起訴條件均為形式性條件而非實質性條件。[4]據此,法院在審查立案時,僅對原告提交的材料進行形式審查而不作實質審查。《**人民法院關于適用 <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 > 的解釋》第 208 條關于立案登記制的規定進一步強調了立案審查為形式審查的態度。[5]在司法實踐中,當事人為防止對方當事人轉移財產,通常申請訴前財產保全而非訴訟財產保全,法院在訴前財產保全案件的審查立案時,重點關注的是申請人所提供**的可靠性和充分性問題,而對申請人在財產保全申請書中所訴稱的糾紛事實僅作形式審查而不作實質審查,所有這些因素交織在一起,就為惡意訴訟、虛假訴訟的發生提供了空間。 
  
三、解決方法及可行性論證 
  
虛假訴訟通常而言就是雙方當事人通過虛構糾紛事實和相關證明文件的方式,提起訴訟。虛假訴訟必然伴隨著訴訟當事人雙方之間的相互串通。如果虛假訴訟的當事人在起訴前申請訴前財產保全并投保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那么其可以通過獲得敗訴判決的方式,實現對訴訟對方當事人的不當利益輸送。由于虛假訴訟和當事人間的相互串通相伴而生,那么,財產保全申請人在向保險公司投保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時必然不會履行我國保險法第 16 條規定的如實告知義務,這意味著保險公司根據保函向保全被申請人承擔賠償責任后,可以保全申請人在投保時未履行如實告知義務為由向其追償。[6]基于此,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設計的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第 7 條第 4 項規定“被保險人和被申請人惡意串通造成的損失、費用和責任,保險人不負責賠償”。同時,保險公司為防止保全申請人利用該險種進行虛假訴訟,在其保險條款中要求保全申請人在投保該險種時需提供較多的文件,并由其內部法務人員和外部聘用律師進行雙重的審核,以避免虛假訴訟的發生。為此,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設計的保險條款第21 條規定“訂立保險合同前后,投保人和被保險人應及時提供和補充提供設計保險單載明的民事訴訟案件的訴訟材料,包括但不限于: 1、起訴書、立案通知書、答辯狀; 2、訴訟財產保全申請書( 副本) ; 3、相關證據及鑒定文件; 4、調解、判決或裁定”。 
  
綜上,從現行保險法的規定、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的條款、保險公司的實際操作來看,如果保險公司審慎操作,應可避免虛假訴訟的發生。虛假訴訟與惡意訴訟**的不同在于虛假訴訟是可證明的訴訟行為,屬于事實問題,可通過證據證明。 
  
而惡意訴訟強調的是起訴人的主觀惡意,不僅難以證明,也很難區別于起訴人的莽撞行事或沖動行事。即便起訴人的主觀惡意可以證明,由于我國保險法并未將其確定保險人的免責事由,現有的各大保險公司設計的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也未將其列為約定的免責事由,在此情況下,即便保全申請人提起惡意訴訟,保險公司也不能因此向作為投保人和被保險人的保全申請人追償。這就意味著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在客觀上放任了保全申請人,鼓勵其莽撞行事甚至惡意行事,以損害對方當事人的合法權益。法律作為制度化的理性,不應鼓勵沖動行為或惡意行為。因此,如何避免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項下惡意訴訟的發生,就成為必須進一步思考的問題。本文認為,根據的解決方法是將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定性為保證保險。 
  
保證保險是我國保險法第 95 條規定的財產保險之一。[7]保證保險是指被保證人根據權利人的要求,請求保險人**自己信用的保險。[8]保證保險大致可分為誠實保證保險和確實保證保險兩類。誠實保證保險是指義務人因不誠實或疏于職守給權利人造成經濟損失時,由保險人給予賠償的財產保險,包括個人保證保險、團體保證保險、總括保證保險、流動保證保險、職位保證保險等。確實保證保險是指義務人由于不履行其法律或合同義務給權利人造成損失時,保險人承擔賠償責任的財產保險,包括合同保證保險、行政保證保險和司法保證保險等。[9]保證保險隨著商業道德危機的頻繁發生而發展起來。該險種首先出現于 18 世紀末19 世紀初,最早產生的保證保險是誠實保證保險,由一些個人商行或銀行辦理。1852 年至 1853 年,英國幾家保險公司試圖開辦合同**業務,但因資金不足而夭折。1901 年,美國馬里蘭州的誠實存款公司首次在英國提供合同**,英國幾家公司相繼開辦此項業務,并逐漸推向歐洲市場。由此不難看出,保證保險的出現,是保險業功能由傳統的補救功能、儲蓄功能向現代資**通功能的擴展。[10]因此,盡管保險法將其規定為財產保險的一種,但法院對此持有不同觀點。司法實踐中法院多認為保證保險是**的一種。意大利**法院于 1985 年 1 月 26 日在第 285 號判決中指出: “至于與保險企業締結的保證保險,實質上具有**性質,其目的不是轉移被保險人的風險,而是**主合同的債的履行利益,所以它是**合同而不是保險”。1986 年 4 月 7 日的米蘭法院判決也堅持上述立場并指出“保證保險不是保險,而是一個**的非典型合同”。[11]我國臺灣學者袁宗尉認為保證保險不是保險。[12]在我國大陸地區,盡管保監會認為保證保險是財產保險,但**人民法院( 1999) 經監字第 266 號復函認為保證保險雖是保險人開辦的險種之一,但其實質是保險人對債權的一種**行為。在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項下,該險種建立了兩種不同的法律關系,即作為投保人和被保險人的保全申請人和保險人基于該險種成立的保險合同關系,以及作為第三者的保全被申請人和保險人基于保險人向人民法院出具的保函所成立的連帶保證**法律關系。 
  
在目前的司法實踐中,不論是人民法院還是保險公司,通常都認為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項下的保險人相對于保全被申請人而言,就是保全申請人的連帶保證人,其作用就在于如果發生保全錯誤,保險人就應當承擔連帶保證責任,向保全被申請人賠償因保全錯誤而遭受的損失。這也意味著保險人不能依據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的免責條款對抗保全被申請人的賠償請求。正因為此,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設計的保險條款第 5 條第 3 款規定“因財產保全侵權責任糾紛,財產保全被申請人向申請人提起訴訟,由法院確定的申請人的侵權賠償責任,保險人應不可抗辯向被申請人承**險責任”。有鑒于此,本文認為,將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定性為保證保險,按照保證保險項下保險人的權利義務來設計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的條款,不僅使得保險人在該險種所涉及的兩種法律關系中保持權利義務的對等,更為關鍵的是,保險人可因此而獲得追償權,在其向保全被申請人承擔錯誤保全賠償責任后,可向作為被保險人的保全申請人進行追償,這不僅減輕了保險人行使追償權時的舉證責任,無需舉證證明保全申請人在投保時的主觀惡意,也迫使保全申請人謹慎行事,考慮采取財產保全措施的必要性,避免因保全錯誤而承擔賠償責任。 
  
保證保險,準確的說,確實保證保險在結構上可以容納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確實保證保險是保險人承保作為投保人的義務人不履行其義務而應對作為被保險人的權利人所應承擔的賠償責任的一種財產保險。 
  
而在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項下,保全申請人應保全被申請人可能享有的賠償請求權而向保險人投保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保險人則承擔的是保證作為投保人的保全申請人向法院申請的財產保全并無錯誤,如果發生保全錯誤,則保險人向保全被申請人承**險責任。 
  
在保證保險項下,財產保全申請人作為投保人就作為被保險人的保全被申請人可能享有的賠償請求權向保險人投保。從上述關于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和確實保證保險的保險結構分析中可以看出,確實保證保險可以容納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 
  
從世界范圍來看,訴訟保險制度盛行于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國家,但美國等實行訴訟保險制度的西方國家均認為該險種屬于保證保險而非責任險。[14]之所以作這樣的制度安排,也是為了保證訴訟行為人和訴訟責任人的一致。 
  
綜上,將訴訟財產保全責任險定性為保證保險,不僅可以實現該險種在設計之初的功能設想,也有助于從制度上促使保全申請人審慎行事,防止惡意訴訟、虛假訴訟,避免該險種淪為謀取非法利益的訴訟工具。 



上移

下移

上移

下移

上移

下移

深圳市市場監督管理局企業主體身份公示
好彩是正规网站